来自 科技 2019-01-24 05:09 的文章

包括风险投资(VC)

对于一家非常重视安全的大公司来说,这需要巨大的勇气,以及对技术绝对的信心。当然,为确保安全,Waymo 仍有安全员在后座以备不测。2018 年年初,加州的车辆管理局进一步宣布 “ 允许车内不坐安全员、只需远程安全员 ” 这个巨大的跨越,相信与 Waymo 所带来的信心有关。

据 Business Insider 报道,团队担心项目取消,必须用快速进展取悦领导,又要迎合领导对平顺性的要求,因此忽略了很多安全设计。这些因素积累下来,最终导致 3 月 18 日那起世界首例无人驾驶汽车引起的致命车祸事件(特斯拉的那几次不算无人驾驶)的发生,一辆 Uber 无人车夜间行驶时撞死了一名推着自行车违章横穿马路的行人。固然有那位行人自己的责任,还有 Uber 安全驾驶员的重大责任(跟特斯拉的第一起致命事故类似,又是在看视频),但 Uber 自身的诸多问题无从推脱,比如技术上为了平顺性把原车的自动紧急刹车系统禁用,错失了最后一秒的安全保障,而在管理上从车上 2 个人缩减到 1 个人。事故后 Uber 暂停了所有的测试,重新审视安全设计和管理,一直到年底才重新上路,教训可谓惨痛。阴云笼罩下的另一则新闻是 Uber 关闭了自动驾驶卡车部门,这使得当初对 Otto 的收购更加无一是处。

上世纪 80 年代,电视剧《霹雳游侠》(Knight Rider)中的 KITT 自动驾驶汽车风靡一时。几乎同时,汽车制造强国日本、德国和美国真正开始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日本的筑波工程研究实验室、德国的慕尼黑国防军大学与梅赛德斯联合团队、美国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分别以 “ 摄像头为主、其他传感器为辅 ” 开发出不同的自动驾驶汽车的原型,并且在真实路况中展现出了令人信服的能力。

Waymo 的工程总监在麻省理工学院讲座时,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话:

用这段话描述 2016 年的开局,再恰当不过。2016 年是无人驾驶的 “ 春分 ” 时节。

考虑到中国的复杂路况对安全有更高的要求,国内的路测规范都要求测试主体事先在封闭测试场内进行一定里程的测试。早在 2016 年 6 月,由工信部批准的国内首个 “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 封闭测试区在嘉定开园。随后,形成了 “ 5+2 ” 的全国布局。时至今日,各地仍在修建或改造智能网联汽车的测试场,虽然短期内有重复建设的问题,但从长期来看,未来,无人车无论是上市还是年检,都有很大的需求。

驭势科技采用了这样的策略,在高速公路 L3 级、最后 3 公里微循环 L4 级、停车场自主泊车和机场无人物流拖车方面取得了商业化的突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驭势与上汽通用五菱实现了全球首次自主泊车的终端用户交付,一键实现远距离泊车、一键实现召车。类似的技术在与首汽 Gofun 合作的分时租赁中也开始使用,让用户实现自动取车和还车,同时运营方又可以通过场站间的无人编队调度降低运营成本。这些场景的部署带来了大量交通场景的数据,从而反哺开放道路 L4 级自动驾驶算法的进化。

2 月初,新闻爆出打车应用 Uber 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及其附属的国家机器人研究中心挖走 50 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建立自己的无人车研发团队。据说Uber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乘坐了谷歌的无人车(谷歌是 Uber 的投资人)之后,既兴奋又恐惧,认为这对于行业来说是颠覆性的技术,然而又会 “ 革掉自己的命 ” ,于是有了前面的大动作。

3

笔者于 2016 年 2 月辞职创业,很多人,包括风险投资(VC),对商业模式满腹狐疑。孰料 3 月份连爆几件大事,AlphaGo 五番棋大胜李世石点燃了民众对人工智能的热情,而通用汽车以 10 亿美元收购彼时只有几台样车、40 多个人的 Cruise Automation,让 VC 也意识到,无人驾驶时代即将来临。在中国,北京的春季车展,长安与博世和清华合作的几辆无人车 “ 2000 公里进京 ” ,无人驾驶也真正进入中国大众视野。

包括风险投资(VC)

2010 年 — 2015 年的这个阶段,中国略显沉寂。

无人驾驶带来的变化远远不止是汽车产业,它将彻底改变出行和物流,改变这个世界原子的移动。

到第 5 个 6 年( 2028 年 - 2033 年)时,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大多数将是无人驾驶共享汽车,汽车数量减少一半以上,但汽车的利用率得到极大提升,堵车将成为过去,天空重归于蓝,停车位被改成公园、活动空间和住所,车祸几近于零。

1 月份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是个风向标。这一年的最热话题是自动驾驶,LVCC 北馆几乎每家公司都展出了自动驾驶概念,北广场则是自动驾驶的实车体验。

交通流、信息流、能源流三流合一,所有与人或物相关的交通将被重新定义,保险业需要涅槃重生,而服务业将找到新的爆发点 ——上述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是除了家和办公室的第三空间,是移动的商业地产、移动的影院、移动的办公空间、移动的咖啡馆。

中国第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是 90 年代初的 ATB-1(Autonomous Test Bed-1),由北京理工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和浙江大学五家单位联合研究,而后的 ATB-2 速度较之第一代提升了 3 - 4 倍,这些院校多数成为了后来中国无人驾驶人才的摇篮。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虽然 2018 年一整年是资本的寒冬,但仍然不断传来无人驾驶公司融资的消息。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风险投资(VC),都分裂成两个阵营。

“When you are 90% done, you still have 90% to go(当你认为完成90%时,实际只走了10%)”

3、用今天的技术几年内可以实现

1

当然,2017 年最有意义的事件发生在美国。

2

就无人驾驶而言,Waymo 积累了最多的里程,2018 年 10 月时积累了 1000 万英里。就算是加上 L2 级自动驾驶,我们前面说过,特斯拉在 2016 年的自辩,1.3 亿英里、2 次人命事故,数据也是不够的。美国著名的智库兰德公司给出了一个数学模型,如果要在统计学意义上证明无人驾驶开得比人好 20%,需要 110 亿英里。那就意味着,100 辆车,1 天 24 小时、1 年 365 天不停地跑,要跑 500 年。

包括风险投资(VC)